本報記者 向楠《中國青年報》(2015年01月12日05版)
  漫畫:謝正軍
  1月9日,房祖名容留他人吸毒案宣判了。明星、青少年涉毒問題,再一次進入媒體和公眾視野。
  就在幾年前,許多國人對毒品的刻板印象,還是只有極少數社會邊緣人可能沾染,而且常與犯罪相關,至少離普通青少年很遙遠。豈不知,當下,危害性與偽裝性很強的各種合成毒品與普通青少年已然近在咫尺。
  《中國禁毒報告》中披露了這樣一組數據:2009年,全國登記吸毒人員共133.5萬人。到了2014年4月,這一數字變為258萬人。短短5年時間就翻了一番。
  按照世界公認的“一個顯性吸毒者背後有4~7個隱性吸毒人員”的規律推算,目前我國吸毒總人口在800萬以上。而國家禁毒辦常務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長劉躍進,更是直接透露,我國實際吸毒人數估計在1000萬以上。
  問題的嚴重性不止於此。近年來,我國涉毒人群低齡化的趨勢引起各方憂慮。
  國家禁毒委公開的數據顯示,2009年在我國登記吸毒人群中,35歲以下青年僅占58.1%,到了2014年4月,這一比例猛增至75%。在北上廣等大城市,青少年吸毒者比例更高。北京市禁毒委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5月底,北京市登記在冊的2.6萬餘名吸毒人員中,35歲以下青少年達到2.2萬餘人,比例已高達88%!
  青少年已然成為毒品的最大受害者。
  毒品之所以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向青少年群體滲透,一個重要的媒介就是合成毒品。
  一般意義上,毒品分為傳統毒品和合成毒品兩大類。前者主要取材於天然植物,包括鴉片、杜冷丁、可卡因、海洛因、大麻等;後者多為人工合成,包括冰毒、搖頭丸、K粉等。
  用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國藥物濫用防治協會副秘書長曲曉光的話說,目前市面上流行的合成毒品,幾乎就是專門為愛刺激、追潮流的青少年“量身定製”的,青少年對此幾乎沒有抵抗力。比如。不少種類的合成毒品被披上了娛樂化的“糖衣”,全面滲透進青少年的K歌、蹦迪、開Party等娛樂活動中。與傳統吸毒者不願公開、羞於見人相比,“嗑藥”、“嗨吧”、“溜冰”、“打K”已成為不少青少年追捧的“時尚”。
  正是因為有了這層“娛樂糖衣”,明晃晃的吸毒行為,被包裝為不但不算違法,反而很時髦、偶爾玩玩沒啥問題的“娛樂新花樣”,許多青少年慢慢卸下了對毒品的防備。
  實際上,合成毒品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它的危害性相比於傳統毒品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相比鴉片、海洛因等傳統麻醉毒品,合成毒品多以化學合成為主,會直接作用於人體中樞神經系統,興奮、致幻或中樞抑製作用更強,也更易成癮。
  曲曉光介紹,對於海洛因等傳統毒品成癮者來說,目前還有美沙酮等解毒藥物。可是對於合成毒品成癮者,目前尚沒有任何針對性藥物。
  毒品問題的嚴峻性已經引起了中央層面的高度重視。
  2014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和國務院常務會議分別聽取了關於禁毒工作的彙報,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相繼對禁毒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同年7月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強禁毒工作的意見》(以下稱《意見》)。以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名義印發有關禁毒工作方面的制度性規定,這在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對於青少年涉毒問題來說,依靠強力打擊、減少毒品供應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通過預防教育,將剛剛涉毒的青少年拉回來,讓更多沒有涉毒的青少年遠離毒品。
  正如《意見》中所說,禁毒工作是一場“人民戰爭”。這就說明,應對毒品問題已經不再只是禁毒機關一家的事情,它需要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以及全社會的積極關註與迅速行動。  (原標題:“娛樂糖衣”遮掩合成毒品 青少年成最大受害人群)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貸款

wg82wgmcz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